北斗

每逢周末想扩列

我想关注更多米英太太——
但是好多换名字换得我找不到(哭
所以想来问一下大家♪( ´▽`)
还有就是……那个啥我想扩列(超小声
米英群也可以!
(虽然已经三党了吧
(虽然弧能跨一个大西洋吧
有意向的话这儿3243268347
或者你留号我去找你也可以!
除了米英之外没有任何洁癖cp/
星星眼☆*:.。. o(≧▽≦)o .。.:*☆
2018-12-09

嫉妒

亚瑟·柯克兰现在非常不爽。这并不是因为弗朗西斯又一次联合他的狐朋狗友们(特指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捉弄了他,也不是因为伊万又用那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盯得他发慌,而是因为琼斯。

  亚瑟眯着眼往琼斯的方向看,许多姑娘围在那里,阿尔弗雷德正笑着,不知又说了什么俏皮话,引得姑娘们笑成一团,银铃般的笑声在亚瑟听来却无比刺耳,他赌气似的猛转头,不去看阿尔弗雷德又为哪个姑娘斟了酒,但他依然能听到声音——这是阿尔弗雷德今天称赞的第八位小姐,而距离他来到聚会现场只过去了十五分钟,甚至更短。

  亚瑟不想回忆阿尔弗雷德刚进来时的样子,那实在是令人移不开眼,以至于亚瑟瞬间便被他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2018-12-08

我来拿第一次作业打广告了

《印象深刻的初遇》

远处的山泛着灰蒙蒙的雾气,乌云散漫地浮在天上,阳光疏懒地从云的间隙中透下几缕,落在我的手边。

我稍微往左挪了一点,避开那抹阳光。

又是一个无趣的中午,学校的午餐如往日般令人作呕,我又坐在操场边的台阶上,什么也不做,只是漫无目的地四处张望。

今日的天气令我感到压抑,和以往这片土地带给我的感受截然不同,我眯起眼睛看向操场中央,篮球落地的沉闷声响仿佛砸在我的胸口,带来一种莫名的感受,身上似乎带着光的少年们追逐着一只球——运球、过人、起跳,又是一声沉闷球响。球场周围的女生爆出尖叫,人头攒动一阵,似乎在谈论些什么,我只隐约听到“琼斯”“三分”之类的模糊声音。...
2018-11-27
一昧自我否定实在是太没意思了,我还是觉得人应该多夸夸自己。
2018-11-24
阿尔弗雷德一直以为一旦成为所谓魔王继承人便一定能登上那个骷髅雕出的宝座,但事实并非如此,亚瑟·柯克兰啐一口唾沫,“想得真美。”他这么评价道,满口装腔作势的音调,绿色的眼珠子在眼眶里滚来滚去,活像是个玻璃弹珠。阿尔弗雷德无心听他讽刺,偏转头去看走廊上挂着的历年魔王的肖像画,最末一幅画着阿尔弗雷德最熟悉的那一位。

亚瑟的讽刺还没开场便因为听者的不认真而宣告终结,自以为是的琼斯小鬼神游天外,亚瑟顺着阿尔弗雷德的视线望过去,旋即嗤笑一声,挑起眉毛抱臂看着阿尔弗雷德道:“就算艾米莉是你亲妈你也不一定是下任魔王——更何况她只是你小姑。阿尔弗雷德,我建议你最好还是不要抱什么家族幻想,魔界...
2018-11-24

【米英】爱情末日

认领一下xxx

叙述混乱不清给群里的大家垫底了(鞠躬) 

结局还有个BE的没写(渐渐小声) 

米英の荧光家具群专用搞事号

【米英】爱情末日

群活动

关键词:末世

  美国深深地望着他,蓝色眼睛里翻涌着波涛,他开口,声音自然得仿佛是普通的寒暄,将亚瑟·柯克兰藏在心底的那一丝不切实际的妄想斩断,犹如丢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般将他的心掷入寒潭。

  他说:“抱歉,利益至上。”

  于是英国知道他不该心存幻想。

  大不列颠岛的沉没已成定局,这是世界各国心照不宣的事,英国猜那些和他打了几百年架的老家伙们肯定会开庆祝会,欢呼声能把天花...

2018-11-17
“有本事征服我——以利益,或战争。”
2018-11-14

天气冷了就是喜欢胡思乱想的北斗

我觉得方向词很有意思,东西南北,提到一个就会联想起很多美好的东西,这之中我最喜欢北,它让我联想到很多。
北——
俄罗斯、寂静、雪原。
冰河、镜子般的湖泊、满身霜挂。
天地一色、晶莹、鹅毛大雪。
寒风、羽绒服、冻得发红的恋人的鼻尖。
北欧、雪夜中的灯火、寒风中的温暖的童话。
北斗星、荒冷边塞里诞生的诗句、永恒的动人长歌。
我好喜欢北,连带着“北”这个字也带着些寒冷的意味,荒凉而又坚毅,仿佛认定了什么便永不动摇,舍身赴死也要前行。
我喜欢温暖而闪耀的人,更喜欢把他们放到寒冷的地方,去照亮。
北方有雪,有树披着银霜——
2018-11-11
“这是你教我的,英国,还记得那天吗?我哭着想要你留下来陪我,就一晚。”
“你说:‘抱歉,利益至上。”
2018-11-09
记一下脑洞:
人们说孩子是最天真纯洁且无辜的,这句话放到其他人身上也许正确,但我不同,我生而背负滔天罪行。

无论他们的外表与天使如何相似,恶魔依旧是恶魔。

国与国之间所不可触及的,何止是爱情。

是的,对于他,我百无禁忌。

原谅我将我对爱情的所有热烈希冀与甜蜜幻想尽付于友情。

过深的温柔是会溺死人的,所以我畏惧深海。

也是到那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怀旧,紧抓着过去的事物不肯放手。

在你的双瞳中堕落,我是即将溺毙的飞行者。

可英雄是见过大海的人。

你是我前行的方向,是我迷蒙昏沉深夜中的光,是我幼年抓不住的蝴蝶,是我少年够不到的门框。你是我曾梦寐以...
2018-11-03
1 / 3

© 北斗 | Powered by LOFTER